本來不打算寫這麼多

很久以前,那時我的名字還不是現在的名字。
  我叫吳澤華,因為毛澤東、江澤明的名字中間都有一個“澤”字,我也有一個“澤”字,那時胡錦濤還沒上臺,我知道我還是有希望的,紅領巾是我當時唯一的信仰,但我不知道為什麼要戴紅領巾。有時打彈子沒東西裝,紅領巾就發揮極大作用了,彈子放裏面,隨便一包裹,簡潔又方便。
  我和濤一樣大,在同一個村子,上同一所小學,但沒有喜歡上同一個人,或許也不一定。那時我三年級上學期,有個女孩和我做同位,我發現我喜歡上她了,她是我第一位夢中情人。我對她的記憶僅限於三年級上學期。三年級以前,我和她應該也是認識的,可怎麼也想不起來,甚至對她毫無知覺。三年級以前,我只記得一次考試,那年我八歲。
  這